慈濟基金會,全名為財團法人中華民國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
慈濟是台灣佛教慈善團體,前身為證嚴法師於1966年4月14日創立的「慈濟功德會」。
慈濟二字之意為「慈悲為懷,濟世救人」。因致力於社會服務、醫療、教育等,被譽為「台灣的良心」。
 
但除了肯定之外,慈濟於臺灣內部亦有批評與不同的聲音,例如被指不尊重原住民文化、及對內湖生態保護區的做法等。慈濟精神領袖證嚴於1992年曾公開表示「有批評的聲音,更要檢視自己的腳步」
 
 
好了,簡介就差不多到這,
接下來也該是文章重點了。
 
慈濟一路發展至今,已是十餘個年頭,
這樣的大組織,還是個有點年紀的大組織,有弊病是一定的,沒弊病才奇怪。
 
慈濟的規模,裡頭一定會有有所目的的人,自然這幾年來的風評也不是很好,
不好的事情經由網路的傳播、渲染,在大部分網民眼中慈濟早就不是慈濟了。
而這,也是這篇文章誕生的原因。
 
先說說我跟慈濟的淵源,其實我跟慈濟的淵源就是沒有淵源。
我爸是個道教修行者,跟慈濟的修行理念還是有差距。(世人皆說道佛歸一,但在真正修行者眼中其實兩者還是有差異)
而母親那方面則是鄉下傳統的民間信仰,跟慈濟也無太大淵源。
真要說我跟慈濟的淵源的話,大概就是他們的香積麵,好吃。
然後常常在網路上看到他們的負評,僅此而已。
 
直到約兩年前,我家隔壁失火,我記得當時我還同步在巴哈轉播火勢控制程度,在巴哈認識我很久的(兩年)的老巴友應該還有印象?於失火隔天,大中午就出現了許多所謂的慈濟人。下午前,整個火場清理完畢。至此,我對他們有了幾分改觀,似乎不像網路上謠傳的這麼的不堪啊?
 
網路上對慈濟的批評很多絕對都是真的,畢竟我也確實親眼親耳看過、聽過他們的缺點。但是,有很多卻是加料過的危言聳聽,甚至只是謠言。
今天,就讓我們一個一個來談談網路上對慈濟的抨擊,哪些是有理的?哪些純屬謠言吧。
 
最著名的當然是「一灘血」事件,
這也讓慈濟飽受抨擊,而經過一攤血事件的慈濟,是否還值得尊重?
 
一攤血的詳細情形如何,事實上根本不會是重點。「一攤血」的意義不就是要說明證嚴看見花東地區醫療資源貧乏 ,而且不收保證金就不治療的相關弊端 ,導致窮苦人家的生命沒有保障 ,而發心蓋醫院的情形,而決定在花蓮生根,也是慈濟出現的契機。
 
然而一攤血真偽為何確是個謎,確實慈濟無法提出真正的證據說他是真的,但我們也沒證據說他是假的,就連法律都判了個模糊的答案。或許有人想問,如果是真的,證嚴幹嘛不上訴民事的部分?但我們都清楚,一但證嚴真的上訴了,那我們就會說這樣的爭勝行為有違佛教精神云云,總之證嚴在當時不管是上訴或不上訴,這事件於有心人眼裡,他是只能乖乖任何說嘴了。
 
但是我們都該知道,慈濟確實是在花蓮生根了。當時的慈濟醫院還是護專,落實培養當地年輕學子之事,且原住民不收學費吃喝皆由慈濟供應,這我們不得不給個肯定,不是嗎?
 
 
現今許多人認為慈濟心存不軌,其行「善」只為斂財吸金之工具,根本不是發自內心的善行。
 
然而事實上慈濟精舍的修行者們是不接受供養的,而且他們修行的地方並不是我們常知道的慈濟靜思堂,而是慈濟精舍,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那是個有幾十年屋齡的小佛寺。
 
這些修行者既不接受供養,也不化緣托缽。他們的三餐來源就是自己種,你沒看錯,就是自己種,精舍旁的農田就是他們的三餐來源。而他們也過著凌晨四點開始工作到晚上十一點,全年無休製造各種商品賣錢維生,,四十多年來做過二十多種各式各樣的代工商品來維持生計運作。
而多出來的金錢則一律捐給慈濟功德款,是的,身為師父的他們也要每個月乖乖捐款的,與一般慈濟會員並無二樣。
 
我們都知道慈濟有很多問題,甚至有些是極需檢討的,但這些問題應該是慈濟的管理者需要負責的,而不是這些慈濟師傅們該承擔的,他們並不插手管理之事。
 
 
有人說慈濟的一切一切都只是證嚴想要紅,想要成名,想要有歷史定位,看看證嚴得到的許多獎,就是鐵證?
 
但我們都忽略了、無視了一個現實情形,那就是證嚴至今所得所有的獎項,全都不是自己去報名、爭取的。而是對方自動提名他,自己說要頒給他的。這些獎項很多是人家要頒給你就是要頒給你,也不會先問你接受不接受的,如同陳樹菊亦然。試問,這樣的證嚴法師何錯之有?
 
 
許多人認為慈濟的善行「宣傳」的太過分了,似乎不怕自己在行善似的,做善事不是該低調嗎?這樣高調的行善沒問題嗎?
 
我的看法是這樣的,行善不欲人知當然是好事,但行善廣為人知也不是壞事。
重點在於廣為人知的「原因」在哪,慈濟說過,他們的理念是讓慈濟廣為人知,擴展到全世界,因為這樣才能幫助更多的人。
 
行善不欲人知很好,但如果他們行善廣為人知,是希望幫助更多的人,幫更多需要幫助的人知道找誰求助,又有何錯呢?你可以不認同他,但我想也不能因為自己不認同就說他是錯的。
 
當然慈濟一路至今好幾年,一定會有「有心人士」想利用慈濟的這個理念去達成其他目的,但這仍舊不能把錯歸罪於慈濟。
 
 
以不實之言,勸募資源回收之物,導致世上之人,強搶資源回收品,使窮人無以為繼三餐不飽者。此種行為,致天怒人怨,能夠原諒嗎?
 
事實上卻是人人都可以到慈濟的資源回收站做回收,並沒有限定一定得要是慈濟人。而且回收物若有需要想拿走,可以直接就自行拿走,不僅不會被攔阻,還會受到師兄姐 「延續物命」的稱讚。

 
外傳慈濟公開勸募「慈濟醫院」的成立,是為窮人蓋醫院,而後變成「貴族醫院」,窮人止步,無法入內,民怨深積者,可以原諒嗎?
 
依照我實際求證曾經在慈濟伊院當過志工朋友的親身經驗,在慈濟醫院付不起醫療費用但仍獲得醫治,且費用全部免費的案例非常多。因此若要質疑此點,或許得拿出證據,而不是坊間耳語、網路傳言。
 
若是如此,那為何慈濟醫院不遠處的門諾醫院收費硬是比慈濟醫院便宜?這難道不是圖利有錢人?事實上很多人都不知道,醫療機構是有分級的,在以前我也不知道,查了之後才知道。慈濟屬於醫療中心等級,門諾則是區域醫院等級,大部分的國家醫療中心都是比區域醫院還高昂的,台灣亦然。至於為什麼?大家真的對詳細有興趣可以上孤狗上查一查,相關資訊就很多,本文就不贅述。
 
 

慈濟於各地的靜思舍,一個比一個華麗,是不是把民眾的捐款都用到這種不應該的地方來了?
 
慈濟的捐款採取「專款專用制」,也就是說你捐給國際賑災的錢就只會用到國際賑災,捐款負責哪邊就是到哪邊。
 
至於靜思堂,則是由自己弟子的捐款來建造,跟賑災用的功德款是分開的。至於慈濟人、認同慈濟的人擺明了要捐款給他們蓋房子,我想我們也不能說什麼。我也覺得房子蓋得過於輝煌,搞得非常華麗實在可以不用這樣。但我想慈濟的建築我們拿出來規勸、提議他們可以不用這麼華麗是可以的,但如果拿來「批鬥」似乎太過分了,看看佛光山的萬佛,看看天台山,再看看國外天主教、基督教那媲美皇宮的各個大教堂,兩相對照之下,我們可以自問我們對靜思堂的標準是否從嚴判定,是否偏頗了?靜思堂或許可以檢討,但應該不至於到需要拿出來批鬥。
 
說明一下,這些靜思堂為俗家慈濟人與一般民眾(傳教、聽教)使用,師傅們仍舊居住於我上面說到的「慈濟精舍」。
 
 
賑災時是否好大喜功四處招搖?例如「大愛石」事件。
 
首先先說招搖的部分,許多人對於慈濟的善心物資都一定會有慈濟的標誌感到不滿,這確實是個見仁見智的問題。為了寫這篇文章,我問過、看過慈濟人對此事的說法,他們的回覆是「慈濟標誌是要給捐款者一個理念,讓他們知道善款流向,也清楚自己的捐款不是白費。若要好大喜功,今天印的就不是慈濟的標誌,而是捐款人姓誰名誰是哪個董事長還是隔壁的王大媽」。
簡單講就是要讓捐款人知道「我的錢用在哪裡」。
 
我並不能說他講的沒道理,事實上他講的不無道理,只是這行為確實也會落人口舌,一切,就端看大家用什麼樣的角度去檢視這問題了。至於我個人,我只能說我認為或許可以找更好、更沒爭議的方式,但我也辦法說他們這樣的方式有錯。
 
再來是大愛石事件,這問題確實是蠻誇張的,也是必須承受社會大眾批評的。但外界比較不知道的是,大愛石事件早已被慈濟自己人列為「嚴重錯誤」,他們內部也有在檢討,只是他們並不會把內部檢討的事情宿諸於媒體。
 
 
承上題,為什麼賑災總是要穿著自己的制服,是否太過招搖?
 
事實上拿這點來說沒有道理,因為不只慈濟,全天下的賑災團體出外賑災都一定會穿自己團體制服,慈濟並非特例獨行,大家都是如此,這也是個很正常的制度。
 
 
只要有錢,捐款捐得多,就能「買官」在慈濟位居要職?
 
我問了一個實際加入慈濟的朋友,他說根本沒有這回事。他加入慈濟一年後參與志工培訓 (灰衣白褲),再一年參與了慈誠/委員培訓 (藍衣白褲),全是循序漸進照著制度來。而志工又有慈誠、委員等等之分。
拼命捐款能獲得的是榮譽職,也就是虛職,掛名的感謝職位,並無任何實質功用,除了讓人知道你是善心人士,捐過很多錢,甚至被尊稱一聲師兄(榮董)之外。
 
 

再來說說慈濟的「造神」問題。
 
許多人說慈濟把證嚴的長相融入於佛陀之中,慈濟刻畫出來的佛陀,與證嚴皆有幾分相似,是謂造神。
 
而慈濟人的說法則是,佛陀每個時代都會有不同的長相變更,大多是依照當時時代的時人外表去雕刻。而慈濟佛陀為釋迦牟尼佛"之現代化造型,並非證嚴法師之塑像。
 
再來是我自己的看法,我認為這邊確實有問題的。個人是覺得或許證言本人不知道,但雕刻者,或相關事務負責的慈濟人,是否或多或少有把證嚴形像融入佛陀之中的想法?這是很有想像空間的,或許慈濟可以針對這部分有更好的處理方式,降低佛陀「法相」上的爭議。
 
但我認為這或許是信仰者自己的行為,證嚴或整個慈濟的大方向應是不想造神的,當然這只是我的判斷。可以看看大陸、北韓、阿富汗、伊朗這些極權國家都有慈濟的身影,甚至還很感激慈濟,若慈濟真要大張旗鼓的造神,這些國家應不會如此接納慈濟。
 
 
慈濟對於宗教是否有獨大心態,心底容不下其他宗教?
 
其實我認為這個傳言蠻詭異的,因為據我所知慈濟確實每到一個地方救災,都會在那邊搭建根據地、招募當地人成為慈濟會員接受培訓、受證、賜與法號等,而這也是這爭議的起因。
 
但我認為事情不應該這樣看,這看起來並無問題阿,問題應該在於慈濟是否容得下其他宗教,就實際情形來說,慈濟對其他宗教是很寬容的。
 
據我查證所知慈濟醫院裡頭許多人並不信佛,甚至出過基督徒的院長。而慈濟在伊斯蘭地區更有許多伊斯蘭慈濟人,簡單來說,他們信仰伊斯蘭教,從來沒變,但他們也認同慈濟的理念、行為,所以他們兼顧伊斯蘭教徒與慈濟人的身分。這與慈濟真的容不下其他宗教的傳言顯然差異甚大。
 
 
再來說說我曾經在臉書看到一個很可笑的東西,那就是有人PO了一張照片,車廂上有兩個慈濟人在座位上睡覺,而有一個老伯站在約兩個座位距離的地方。PO文的人認為慈濟人居然不讓座,很過分。
 
然而照片上明明兩個慈濟人已經睡著了,我們無從得知兩位慈濟人睡著之前老伯是否已經上車了?如果上車了是否有根老伯說過讓位老伯婉拒?總之這是個很有想像空間的情形,如何一口斷定就是慈濟人不讓位,其實我不太能理解。
 
延伸個話題來和大家討論一下,相信使用網路的各位,一定常常在網路上見到各種不同版本的「慈濟內幕」、「慈濟真相文」。但大家看完這些真相文,真的就相信真相是這樣了嗎?我個人是抱持存疑態度,或去做更多的求證,舉個例子來說,網路上許多真相文,內容卻是參加慈濟的阿姨發現啥內幕、在慈濟的爸爸發現啥內幕、在慈濟工作的弟弟發現啥內幕,最後自己也碰巧有在接觸慈濟,又發現了啥內幕。聽起來其實邏輯上很怪,慈濟這麼糟,卻這麼剛巧你個家人一人發現一個,慈濟這麼糟,卻碰巧含自己在內家裡許多爸爸媽媽阿姨舅舅弟弟妹妹都參加過慈濟,然後一人爆一個料,就出現了一篇慈濟真相文。
 
而這些真相文的例子通常都是自己家許多人都從事過慈濟,然後出來爆料給他聽。但若真是如此怎會連慈濟建築跟善款是分開的這種事情都不清楚...,怎會不知道捐款獲得的虛職跟我們一般知道的職位有差異?對於這樣子的真相...我是持高度懷疑的。
 
更不提有些真相文怎會慈濟的缺點說一說,說到最後變成在說其他宗教的好...個人就實際看過兩篇慈濟真相文,一篇說到最後內容變成另一個佛教體系比較好,一篇談到最後也扯到了聖經,對於這樣的真相文,再相信前應該多加判斷、去蕪存菁,自己判斷哪些是真實、哪些可能是謠言杜撰,才能更接近所謂的「真相」,而不是別人要灌輸給你的「真相」。
 
 
爭議事件講得差不多了,再來講講慈濟的成績。
 
慈濟是今佛教體系中,最有組織的救災善心團體,而其也不只在台灣,甚至生根於世界。
更因為這個理念,許多台灣人無法體諒慈濟對大陸的救濟、對北韓的救濟,但他們都忘記了,慈濟的理念本來就是不分國界的救援,只要需要幫助就會伸出援手,相較仍然執著於國界種族的我們,是否顯得狹隘了?換句話說,大陸對我們的欺壓是大陸高官層級的問題,那些可憐的百姓何苦來哉要承擔這個原罪?亦因為慈濟於大陸的舉動,陳雲林來台時特地向證嚴感謝。
 
慈濟除了在大陸、美歐之外,於伊斯蘭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一個伊斯蘭教慈濟人胡光中說過「身為一個穆斯林,我的宗教本來就是教導我要去幫助那些無助的人們 ...我有許多朋友也都是虔誠的穆斯林,他們都很支持我做慈濟。這世界上有太多的人,老是先區分你是哪一國、哪一派,然後再由立場決定要做甚麼事情。」
也由於慈濟在伊斯蘭地區多次的協助震災行為,約旦王室曾親臨拜訪伊斯蘭慈濟,就連我國外交部都將伊斯蘭慈濟做為僅次於聯絡處或大使館的重要國際溝通單位。
 
慈濟加入聯合國
聯合國經濟社會理事會在紐約聯合國總部召開實質性會議,正式宣布佛教慈濟基金會成為經濟社會理事會非政府組織特別諮詢地位之會員。這成果背後是美國慈濟聯合國工作小組三年來的努力,過程中歷經無數挫折與考驗。
 
不管你喜不喜歡他,對於這些「看得見的成績」,我想我們都沒理由抹殺他。我們可以不喜歡他,甚至不給他們好臉色,但對於上述這些成績,我們應該找不到理由去否認這些事情是對的,是好的。
 
 
再來說說一些慈濟現今較無爭議的「問題點」。
因為慈濟的龐大,俗話說的好,樹大必有枯枝,人多必有...。
慈濟人很多,素質也因此參差不齊,而所有的問題都是從這開始出現。

慈濟確實開始有些心懷不軌的人加入,做出了許多傷害他們自己招牌的事情。而有些人是並無惡意,但是思想上卻不懂得尊重人。
 
而這些例子也很多,例如說有人遇過強迫捐款這問題,在某個賑災場合,有人說自己已經在其他地方捐款了,卻遭到慈濟人攔阻要求捐款,不捐款就會被「良心責備」。這些都是很不妥的事情,你不能要求他人一定要行善,或許依循你的方式行善。尤其有些較極端的人,如果你不依循他的方式行善,他態度上、語氣上都會把你當成是非善類,這樣極端的「強迫性行善」已經給人造成困擾,我像這也不是慈濟一開始的本意,但這種情形確實也越來越多,這些都是值得讓人檢討的地方。
 
有些資深的慈濟人也會倚老賣老,甚至做出欺負新人、壓榨新人的行為。讓原本對慈濟充滿熱情而加入慈濟的善心人士,從此對慈濟改觀。
 
如同文章一開始提到的,靜思堂或許可以建造得更低調一些,以免被做文章。
 
內湖生態區域的爭議,這也是慈濟極為讓我無法理解的一個舉動,該地是保護地區,依照慈濟的理念,怎麼會想去開發、動用那地區呢,老實講我無法理解。不管怎麼說慈濟這個舉動都是很不應該的,這行為也是慈濟必須自己去承受的。
 
縱觀慈濟的問題,其實主因都是人多、組織大,自然龍蛇混雜,開始出現有心人。尤其是這種無給薪的組織更是如此。
 
然而我們常犯的錯誤是,當我們遇到一百名善心慈濟人士我們都會覺得很平常,可是只要出現十個別有居心的慈濟人,我們的觀感就會變了,開始對慈濟有正轉負。慈濟出好人是應該的,出了一個居心不量的人那這個組織就很有問題,是否變質了,這其實是我們看待這種類似團體常出現的盲點,而這種方式,對裡頭的善心人士其實不公平。
 
慈濟的理想是偉大的,宏願是可敬的,可是這個實行、貫徹的過程,事實證明問題也開始一一顯現,慈濟該如何有效的「過濾、管理」底下的人。讓慈濟人真的都是有好理念、好理想的清流,如何把雜質過濾、保留真正有心做善事的人,這都是慈濟當前必須面對的問題。
 
而我們對待慈濟也應該有正確的觀念,抓出缺點,肯定優點。我們應該把我們看到的問題說出來,希望慈濟能更好、幫助更多人,這才是我們提出批評建議應該有的「初衷」。我們不應該用造謠,甚至加油添醋的方式來描述慈濟,更不應該以一個毀滅慈濟、汙衊慈濟的心態去看他,這樣只是顯露出自己內心的醜惡。
 
不只慈濟,所有的組織、事物,如果有缺點我們都應該勇敢指出缺點所在,告知大眾他的缺點。然而我們應該抱持有根有據、真實見聞的態度來指責。不應該憑自己喜好加油添醋,甚至捏造出不實的缺點,否則就會變謠言。
 
找出真正的問題點、抓出該檢討的地方,肯定、讚賞他們的優點,避免造謠、誇大不實的行為,望你我共勉之。
 
對於慈濟我們應該抱持這樣的態度:
對於缺點 我們該提出
對於優點 我們該肯定
對於謠言 我們該杜絕
 
以上內容觀點皆是我主觀下的產物,僅供參考
 
純屬介紹,並無商業用途。

全站熱搜

絕小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